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被选择者(中)
    方块世界的人族领地,德拉克领主所管辖的那一块,一直被称作秩序的结晶,就算是各族的幸存者也可以在那里得到庇护,那里有着高高的城墙,精锐的士兵,和汇聚于一点的民心,是人类领地中的一颗启明星,

     但是,那优秀领袖所居住的城堡之中,却发生了从未见过的巨大爆炸,狂涌的气浪,整耳欲聋的炸裂声,还有四散的硝烟,点燃了城中爆发的紧张气氛,除了镇守城墙的必要兵力,领主城中所有能调动的部队全部冲着这里集结起来,拦住了想要进入的民众,在危险彻底排除的之前,不能让他们去涉险。

     “去死吧,肮脏的人族!”那句话,从那个带着强大到不可思议气势的红发少女身上传来,几乎是一瞬之间,就宣判了史蒂夫的死刑,在少年不可思议地放大的瞳孔中,震耳的爆炸迸发,将他猛地炸飞出去,几乎是直线撞到了旁边烟雾弥漫的走廊中,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鲜血,在空中飞舞。

     “你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我们被害族人的鲜血,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遇到血腥味如此浓厚的感觉!”地上少年被炸飞喷洒的血迹印在地面上,红发少女肃杀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悯,“将你,处以爆破之刑,你就在内脏炸裂,骨骼粉碎的痛苦下挣扎死去吧!”

     在外面嘈杂的喊声中,红发兜帽少女将视线转向了倒在地上的莉娜,眉头微微一跳。

     “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能遇到一个符合标准的人类,虽然完全不能和刚才那个虫子比,但是你也有着我们族人身上的血腥味,将你作为祭品,你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吧,血债血偿,”她将莉娜扛了起来,“你们人类不就是这么说的么,也算是你的赎罪了。”随后身形一闪,飞快冲下了二楼,冲着一楼那已经开始被封锁的城堡大厅出口冲了过去,那里有着大量的领主士兵在准备开始索敌救人。

     “站住!!”几名士兵马上就发现了她,看到了她的面容和她扛着的莉娜之后都愣了一下,其中一位犹豫了一下之后放下指着她的长枪:“你是救她出来了么?苦力怕族的少女,来这边,我们有医生。”

     红发少女放慢脚步,依旧脸色严峻一声不吭,扛着莉娜慢慢冲着出口走了,那位士兵放下长枪跑了过来:“你受伤了吗?看到袭击者了吗?没发现也没关系,来,莉娜小姐我们来接手,快去医生那里看看吧。”说着就准备帮红发少女抗起莉娜。

     “小心!!!迪克!!!”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兵突然神色一凌,大吼道,同时猛地抽出长枪,冲了上去。

     “什么?”那位准备去救援的士兵愣了一下,下一刻胸前就失去了知觉,铁甲凹陷的声音和自己口喷鲜血的声音同时响起,他轰隆一声被红发少女一脚踹到了大厅的另一头,撞到了墙壁,生死未知。

     “不!!!迪克!!!!!你这混蛋!!!!!!!!”大厅内的士兵们红了眼睛,纷纷怒吼道,他们拔出长枪对着红发少女就冲了上去,红发少女扛着莉娜,感觉到她要醒了,不屑地哼了一声,狠狠往莉娜的后颈补了一记手刀让她闷哼一声再次晕了过去,随后对着冲锋而来的士兵就迎了上去。

     扭曲的铁枪终止了士兵们的怒吼,不行,这根本就是场一边倒的战斗,冲上去的几十名士兵都只能看到眼前一晃,自己就失去了知觉,红发少女似乎出于什么顾忌没有再次使用爆破的技能,哪怕士兵们都是长期磨炼过的存在,却依旧不是她那恐怖的战斗能力的对手,一眨眼,大厅内的士兵就少了一半,剩下的看着倒下的战友终于明白莽撞的愤怒就是在送死,他们护着被打飞几乎嵌入墙壁的战友,仇恨地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少女。

     “弱者没有仇恨的权利,身为弱者的人类更没有这份权利!”少女扛着莉娜,完全不管外面正在涌入更多的士兵,再多,她都不看在眼里,反正,也就是多少个人类筋断骨折,痛苦死去的事。

     “所有士兵,停下!!!”一个雄厚的男声怒吼道,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士兵和民众都一震,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那是他们的领袖,保护他们的强大的领主——德拉克!他没事,他还活着!

     德拉克从中央的楼梯慢慢走了下来,现在他的样子实在谈不上没事,钻石铠甲被炸的满是裂纹,马上就要破碎的样子,一头耀眼的金发也是落满灰尘,脸上更是有着数道血痕,但他腰间的精金佩剑还是紧紧地握在他的手里,鹰一样的金色眼眸锁定了眼前的少女,恍惚中似乎有一头暴怒的黄金狮子站在红发少女的面前。

     “很顽强啊,人族。”红发少女终于稍微收起了轻视,冷笑一声,转过身来,“应该说,不愧是能带领肮脏种族的领袖吗?”

     “放下那个孩子。”德拉克淡淡地开口了,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了那火山一般爆发的愤怒!

     “你要是能让我有动用另外一只手的实力的话,哈哈。”红发少女不屑地看着德拉克,摇晃了一下抗在她肩上的莉娜,“我就把她放下,怎样?”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德拉克的话音刚落,一阵狂风猛地卷起,吹开了大厅中的烟雾,狂怒如百兽之王一般的气势奔腾而来,红发少女都微微晃了一下身体:“呼,明明是只会用点工具的虫子罢了,没有任何技能也能修炼出这样的气势吗?到底是卑微如鼠,欲望如渊啊。”

     “轰隆!!!”强大的气浪卷起,所有人都被迫后退,大厅中的杂物都被这强大的气魄扫清吹飞,纷纷滚到了角落中。

     “想救她?”红发少女看着没有用剑而是打出了一拳的德拉克,那一拳的“势”是想要逼迫自己松手,一旦可能伤到自己扛着的人,他就会收手,的确很强,自己全力一击的爆破在完美偷袭的情况下也只能让他重伤罢了,想不到拖延他的时间都办不到,现在他醒了更在狂怒状态下,若是要保证要用的这个人的完好确实需要点时间呢。

     但是,自己对他们,可用不着讲什么原则。

     “你看。”德拉克正要继续攻击,红发少女却举起了莉娜,“你接下来肮脏的拳头,都会由你一样肮脏的同类接受,懂了么。”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德拉克的瞳孔骤然一缩,停下了动作。红发少女将莉娜拖到前面,然后重重一脚正中德拉克领主的腹部!

     “轰隆!”“咳!”德拉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向后退了好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子,却不能还手,莉娜正作为挡箭牌在那个不比自己弱的红发少女手上,现在这个状态的自己万一勉强出手,对方绝对能让莉娜中招!

     “领主!”

     “领主大人!”

     “可恶!”

     周围士兵们和民众怒吼着,却没有能帮上自己领袖的办法。

     “很好。”红发少女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到了德拉克面前。

     “轰!轰!轰!轰!轰!”连续五脚,狠狠命中德拉克的腹部,每一脚都让他退出去好几步,最后一脚,德拉克哇的一声咳出了一大口鲜血,单膝跪倒在地,鲜血染红了大厅的地毯,一滴一滴地往下坠落。

     “卑鄙!你这个家伙!卑鄙无耻!!!”人群中传来了愤怒的呼喊。

     “错了,我只是用适合你们的方式对待你们罢了。”红发少女转身,不去管已经没有行动能力的德拉克,看向外面的人群:“我肩上的人叫做莉娜是吧,很好,她若是能醒悟过来,定会为自己能够赎罪的机会而感激的,你们就提前给她树一座空坟吧。”

     “呵。”

     “你笑什么?”红发少女回头,看向跪在地上已经动不了的德拉克,“要谩骂我么?要用你们的道德指责我吗?没错,你们从来不去想自己对其他种族的残忍,就只会将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

     “我可....不是......说这个....咳咳”德拉克说话都已经断断续续了,“你是因为....我们.....杀你异变被黑暗衍生出来的族人.....而愤怒吧.....咳咳咳......”

     红发少女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任由德拉克说下去。

     “没错....只有我们人族没有异变.....而且的确我们在发现救回的希望渺茫之后,就选择了战斗来自保,我们.....咳咳......的确有错....咳咳咳,但是....我们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不战斗.......我们也会像你们一样失去自己珍视的人......珍视的家园...不是么?而且....”

     “够了!若是原因也只有这些,我也不会对你们动手,我已经知道就算告诉你们,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你们就期待自己能做出补偿吧!”红发少女厉声打断了德拉克的话,扛起莉娜就准备离开。

     “嘛.....真是不听人把话说完啊.....咳咳.....你做的也是夺走珍视之物的事情,伤害的也是无辜的人,哈哈,那小子.....终于来了......这个中道理.....就由他......来和你讲吧!”德拉克笑了,红发少女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他?什么人?这里还有另一个领主吗?!不可能,动手前都感知过了!

     “史蒂夫!他来了啊!被选择者来了!!!!史蒂夫!!!!”红发少女背后的士兵和民众呼喊起来,那一刻,士气再次振奋在他们身上!

     “是你!?你还没死!?”红发少女猛然回头,看到黑发蓝瞳的少年站在楼梯上,胸口的破了一个大洞,流淌着鲜血,但是却没有如红发少女预测的那样被彻底炸死,而是慢慢走了下来!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在看到自己肩上扛着的少女,看到身受重伤的德拉克和士兵们,看到这纷乱的一切之后,就突然变了一个样子一样,带着完全不同的感觉,牢牢锁定住了自己!

     “开什么玩笑,你这种绝对不是为了自保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的人,竟然还活着!?”红发少女的瞳孔缩成了一根针,颤抖起来,明明那时候他的气息应该很快就会消失了对啊!还是说,那么微弱的一点气息,他竟然挺过来了!?

     “backpack.”方形的白色空间在史蒂夫的手中展开,一把银色的剑带着强烈的紫色光芒出现在他的手中,那是铁矿中的极品,和其他高级矿石一样完全超越钻石的铁母所制成的高级铁剑,带着不俗的附魔气息,那是莉娜将这一年的所有收获,加上自己和城镇中的工匠熟识商议打折才弄到的领主才用得起的的高级矿石附魔武器!她和史蒂夫一起冒险,却永远只有一套普通的弓箭手装备和微弱附魔的铁剑,就算这次终于能为自己的安全作出更高的保障,但她却依旧放弃了,将这些都用来给他一把能靠得住的武器,为了,保护他。

     “很好,我差点错过了将你制裁的机......”红发少女勉强冷笑道,她都没注意到自己开始慌了,然后,就像场景突变了一样,那双眼睛突然就到了她的眼前。

     “铮————”一声剑鸣,一记简单到位的挥砍,红发少女发现自己的手中了一剑,而且本应拖后爆发的虚弱猛地全部蔓延,扛着那个女孩的手松开了,虚弱的爆发让她没能躲开这一剑,史蒂夫一手持剑,一手抱着夺下来的莉娜,小心翼翼地蹲下来,给她喂了一瓶治疗药水,士兵们跑上来,将莉娜和德拉克领主带离了战圈,红发少女头一次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让我的后遗症提前爆发?你这卑微的虫子到底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告诉我!不然我就杀了你!”那力量是她拯救族人的唯一依靠,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做了什么?阻止你罢了。”史蒂夫看着莉娜和领主到了士兵们的背后,紧紧握着右手那锋利的铁母剑,冷冷地转过身来,盯着红发少女的眼睛:“我要保护这里的人和莉娜,如果你还想着把莉娜带走,还想着破坏这里,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信的话,现在就尽管来试试吧,苦力怕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