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被选择者(下)
    炸毁的城堡大厅,史蒂夫和红发少女对峙着。

     “被选择者?就算是被选择者也只是个人类罢了!”那股虚弱感爆发开来,从那双眼睛盯视着自己的那一刻,那自己锻炼出来限制后遗症的力量就被猛然分解了一般,现在若是再次对上领主级别的对手,绝对无法抗衡!但是,红发少女头一次感到了自己十分必须的力量所面对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为什么他能破除自己的压制,就算是人族的领主也应该没有这个能力才对啊!

     “很好,很好,你那深深的血腥味,不除掉你才是我的遗憾,就算你能做到这点又如何!?那时候的我也没有现在的力量,依旧撕碎了你们这样肮脏的人类!”红发少女疯狂了,仅仅是看一眼,她就能感觉到无数同族的生命曾经从这个人类的手上流逝,哪怕是个被选择者,他这种层次是怎么办到的?哪怕是领主,都未有过这么凶恶的数字啊!杀了他,他能分解自己的力量,一定不能放过他!哪怕是虚弱状态,自己仍旧能够解决一大片的士兵,顶多要受些伤罢了,杀了他,然后从这些肮脏的人族中杀出去!

     “很好啊,这样简单了。”史蒂夫完全没有了之前阳光的表情,他的表情也肃杀起来,冰冷而严峻,“做了这样的事,也不是你道个歉就能解决的。”

     “你不配对我指责!!!”红发少女怒吼道,飞身弹起,修长的双腿爆发出恐怖的速度,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甩向了史蒂夫的头部,把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断出去!!!

     下蹲,翻花滑剑,空间展开,副手钻石匕首到位,上撩!

     一瞬间,就在一瞬间,闪躲并对空中攻击的余威反击,展开backpack,副手匕首反击,完成,逼退并在她的腿上留下了一道口子,并不深,看来对方的防御十分结实,哪怕是在没有护甲的情况下。

     “咔。”红发少女空中翻滚落地,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腿上的伤口,刚才那家伙做了什么?不,自己都看得到这家伙做了什么,但是就是完完全全地被他完成了所有动作的目的,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到底有着多么深的战斗经验?所有动作都是阳谋,无法避免的阳谋!?

     “就和那天一样啊。”史蒂夫的眼神聚焦着,眼前绿兜帽红发少女的身影,层层绰绰化成了千千万万只的苦力怕,那么庞大的数量,那么令人绝望,自己那天,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早就遗忘了,但是现在感觉又再次重现了。

     “大意了而已,毕竟是那样不可饶恕的罪人,的确是有着刽子手的能力。”红发少女安慰自己,只是把他当一般士兵小瞧了而已,毕竟自己炸他的第一下,他似乎没能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认认真真对付他!他没有自己强!

     正想着,后面传来了史蒂夫的声音:“走神吗?”

     “什么!?”他有所动作自己却没法察觉!?大惊之下,红发少女直接向后甩出一腿,轰隆一声,大厅的柱子轰然炸裂,但是却没有史蒂夫的身影,眼角一道紫光划过,他卡到了自己破绽最大的角度?不好————

     “唔额!”肋部,一道血痕,这次要痛的多,那是铁母剑的锋锐,带着强攻的锋利力量,摧毁着她身体的表面防御,红发少女捂着肋部后退两步,史蒂夫依旧握着两把武器,挡在自己面前。

     太难受了,对上这个家伙,明明力量和破坏力他都无法和自己对抗一下才对,但是,这家伙似乎能找到自己思考的薄弱点,而且一旦咬住破绽就绝对不松口,自己若是能和他正面对抗,绝对能压制他,但是,找不到那样的机会!哪怕自己在虚弱状态,也应该不至于对付不了这样的家伙才对,还是说,在某些方面低估他了?

     “咔嚓!”铁母剑挑起了地上的杂物,猛地将它们挑向了红发少女的方向,“又想找机会吗!?”红发少女凌厉的一脚直接扫飞了杂物,但是也就是这一瞬间,backpack展开,三个红色方块呼啸着飞向半空,那三个烟尘停息最多的方向。

     “轰隆!!!”他们所站的半个大厅,又全部陷入了浓厚的烟尘中,视野遮蔽了!然后让红发少女更为震惊的事情到来了!少年那里传出两声奇怪的深呼吸的声音,然后在她的感知中,少年的气息就开始逐渐消失了!如此刻意,如此霸道地刻意隐匿!?

     “这个混蛋...这是什么!”一般来说的隐匿是将自己融入周围环境之中,但是,但是!现在的周围,到处都是诡秘的气息,强烈的刻意隐藏,让她感觉到似乎到处都是少年藏匿的痕迹!这种到处都能怀疑的感觉,反而找不到他了!这是专门针对强者的强行隐匿技巧!!!

     “混蛋..混蛋...”红发少女终于开始慌了,就算对上领主的时候,她都从未如此紧张过!这个家伙,使用的都是思路极为刁钻可怕的战术和技巧!他,不仅仅是从背包空间上特殊!这家伙是想象能力超越禁忌的存在!!!这种感觉,是多少过度思考才能带来的?

     族人死亡的血腥味从烟尘中飘来,将她牢牢包裹在中间,她不敢冲锋,不敢行动,不敢试探,却又不能拖延!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从哪里又划出一剑,还是,甚至能直接洞穿自己已经开始虚弱的心脏?

     “冷静..冷静,这样战斗,就算他的体力消耗不大,精神绝对是承受着过度计算的负担,没错,我要冷静,冷静,他营造的诡秘气氛绝对会露出破绽的,冷静,冷静。”红发女孩强行安慰着自己,但是其实她也知道,成熟到这种地步的思维,也肯定是恐怖的长期过度思考带来的,恐怕他能坚持的时间,绝对比自己长!这个家伙,也是为了保护他人而牺牲了自己很多东西的疯子!

     “嗒,嗒,嗒。”脚步声响起,红发少女能清晰感知到史蒂夫从正面向着自己走过来了,但是,她没法放下警惕,周围无法感知的烟雾中会不会飞出陷阱,他正面走过来是在恐吓,还是已经布置好了能干掉自己局势?

     “事情的大概我也明白了,想必你和那么多苦力怕的消失是也有着关系吧。”史蒂夫从烟雾中走出来,两把武器垂在身边,红发少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紧绷肌肉,随时准备疯狂进攻。

     “你的感知力很强,我是杀了你一大片,甚至是能用种族衡量的恐怖数量的族人,一点都没错,论苦力怕,这个大陆上没有几个人比我杀的多吧,哈哈哈哈,很厉害是吧?但是,别傻了,谁想要这种称号啊!!!!别傻了!!!”史蒂夫的怒吼让红发少女吓得倒退了好几步,“我,完全不想杀他们!!!完全不想!!!但是那时候他们就是那么涌了上来,那么多!那么多!!!”史蒂夫一边往前走,一边吼着,那留下的一点点黑色记忆又浮上了心头,他摇摇头,痛苦地看着红发少女。

     “你很痛苦,我就不是吗!?你还能记得你的族人,记得你的家人!但是,那时候,挡在我的面前那些人,保护我的那些人,一个都没幸存全部被炸死的那些人!!!他们是谁,为什么保护我,叫什么名字,我都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不记得我怎么活下来的,不记得我怎么杀光那些苦力怕的,我只记得那是两年前黑暗爆发时期的事情!我发誓,一定要查清这些事情,一定要想起来他们是谁!然后,一定再也不会忘记!!!绝对不会再忘记!!!!”

     少年怒吼着,悲伤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滴落,一滴一滴,落在已经满是伤痕的城堡大厅地面上,他擦了擦眼泪,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重新锁定了面前的少女:“我们都没得选择,那就都全力干掉对方吧,但是,直到刚才,你真正下了杀手就只有我一个,你若是放弃带走莉娜,放弃破坏这里,我也不会杀你。”

     “那就是说,我还剩一个把你干掉的选项不是么?”心中有什么东西动摇了,红发少女有点迷茫,如果真的是像这个家伙说的那样,那,可恶,不能动摇啊,自己动摇了,谁来救回族人们!?可是,就这么动手,心中却又十分不甘。

     “那我们就索性赌一赌,你现在把我的虚弱状态逼了出来,我也基本不能用爆破的技能了,那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个选项一样,我还能选择杀了你,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是杀了它们,但是,若是你真的有那样的觉悟!就打倒我!你能打倒我,那所有的选项就都不成立!”红发少女下定了决心,就用战斗来试试这家伙有没有撒谎吧!若是他死了,那他说的即便是真的,死在这里的水平也不能让他去寻找什么真相,自己也就依旧带走那个少女,准备复活族人,若是他赢了....他不会赢!这次不会管什么受伤不受伤了,直接打飞他的剑,将他折成两半!

     “动手吧。”铁母剑和钻石匕首横在身前,史蒂夫弓起了身子,肌肉绷紧调节到超压抑状态,随时准备迸发出去!

     “不打算迂回了啊,看来我们两个都拖不下去了啊,你那爆炸的伤也是吧。”红发少女重新伸展了一下,强大的恢复力已经让伤口结上了晶红色的血膜,剧烈运动也不会妨碍了,狠狠在空中甩了甩腿,带起一大串恐怖的连爆声,随便碰一下都会筋断骨折吧。

     之前激起的烟雾开始缓缓散去,城堡大厅内开始变得一片死寂,唯有城堡内一片盆栽的叶子还没有落下,周围的士兵和民众都屏住了呼吸,看着这场最终决定两人胜负的战斗。

     那片叶子却是没有受任何气氛的影响,悠悠地向着下方落去,向着两人中间的方向,缓缓落去。

     落下,落下,落下,然后,随着“啪嗒”的一声轻响————

     “喝啊!!!!”两人同时一声怒吼,同时冲向了对方,拼上觉悟和生命的死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