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黑潮屠杀之夜
    这是一个由美丽方块构成的世界,这里的居民们从创世神那里收获恩惠,获得了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权利,这里的天空蔚蓝而美丽,方块形状的太阳和月亮在这片方形的大陆上东升西落,守护着这片大地的祥和与平静。

     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为什么众神会对和平不满,而投身于纷争呢。

     从那天,那承载着一切的天空爆发出异样的色彩开始,一切全部改变。

     “村长!救我啊!”漆黑的夜空下,熊熊火光翻滚着吞噬着那片河边的村庄,那张发出恐惧惨嚎的脸在下一刻就被当头轮下的重锤碾成了一片血迹,猩红色,而且刺鼻。

     “已经没救了....谁也逃不掉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着倒在前面的战士们一个个被杀害,身后带着的老幼们发出了恸哭,苍老枯槁的手握紧了那闪烁着青色光芒的长剑,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老兄弟,最后一刻了啊!”仅剩的几名战士也即将被前方的怪物湮没,那是阻挡怪物的最后一道屏障了,几名身着锁链甲的老人排开众人,和最前面的白发老人并肩站在一起,他们那苍老颤抖的手缓缓拔出了武器,在全村最后的幸存者面前组成了最后一道屏障。

     前面的火光中闪烁着无数怪物狰狞的表情,后面的黑暗草原中是密密麻麻的猩红色眼睛,那道河流横在他们身后,被刻意调整过的河道形成激流,拖延了怪物们最后蜂拥而来的时刻。

     “木材全部丢在路上了,周围烧起来的也没法去拿,虽然留下来一个工作台,但是看来是没法逃了。”手握长枪的老人低声道。

     “应急桥也被那些畜生占领了,该死的末影人!”另一位拿着铁锤的老人看向村后的激流上方,那里横着一座高高的木桥,但是那里用来驱赶魔物的火把却被炸毁,剩下的一半通路还站着十几个飘扬着紫色雪花的细长身影——末影人。

     “只能让他们摸黑低头从桥上爬过去了,那里连着避难所和紧急马棚,哥几个,能收拾怪物的只有我们了啊!”白发苍苍的老人长叹一声,对着身边的伙计们无奈一笑:“今晚之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去找你们一起喝酒的。”

     “在哪喝不是喝?”握着长枪的老人豪爽一笑,沾满鲜血的头盔从前面咕噜噜滚过来,沉重的脚步声开始缓缓逼近,眼眶中亮着红光的骷髅弓箭手咯噔咯噔地挪动着骨骼,举起了弓箭。

     “都听明白了吗!从后面的桥上爬过去!不要看他们,不要出声!就这么逃走!”叮嘱完最后一声,这座村庄最后的战士们冲了上去,怪物中爆发出了苍老的怒吼,然后是武器掉落和利箭穿过身体的声音,倒下的身影很快就被那片绿色的蹒跚身影层层覆盖,鲜血浸透了那把长枪。

     “啊!”后面蹒跚过桥的妇孺中传来了一声惊呼,一个小女孩一脚踩空,向着下方跌落下去,下方的激流中一个造型奇怪的四足生物仰头看着她,然后发出了嘶嘶嘶嘶嘶的声音——————轰!!!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年轻的村妇哭喊着,不顾后面同伴的阻拦,一松手也掉了下去,扑通一声摔在水中,拼命划拉着,只在鲜血中抓住了一片连衣裙的碎片。

     “啊!!!!!!!!!!!!”她仰头,哭喊道,然后被激流冲走,在巨大的冲力中落向了那更多在下游漂浮着的死亡生物。

     “这些混账东西!”青色的长剑砍下了这只绿色的手,又砸塌了那具苍白的骨架,但是无论用多大力气,无论打倒多少只,他们依旧源源不断的出现,永无止境。

     后面越桥的妇孺们不时发出惊叫,黑暗中的碎桥到处都是破洞,死亡的威胁加上对怪物的恐惧,这座地狱之桥不断吞噬着生命。

     “就剩,咱们,两个了。”手持铁锤的老人和手持青色长剑的老人背靠背站在一起,喘着粗气,周围是数不清的怪物,还有着铺满怪物的自己老伙计的尸体,倒大霉了,连躺在坟墓里的机会都没了啊。

     “后悔没把那瓶酒喝完啊,说到底,那些王国的家伙对我们不管不顾,咱们这种边缘的村子恐怕他们就连报个信都不愿意吧。”手持青色长剑的老人摇头叹息,新王即位之后,沉迷于被选择者的力量获取,甚至在怪物入侵的重要时刻打起了保留实力的算盘,等到这个村子彻底灭亡,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派兵收走外面的所有资源吧。

     “咳,那种玩意,绝对不会比咱们长寿几天,人族这样内乱,外部潜伏着的他们绝对会找机会收了那个家伙的!”拿着铁锤的老人缓了口气,说道,“说不定今晚咱们这把老骨头散了,那个软骨头跟着就死在女人肚皮上了!哈哈哈哈哈!”

     怪物们越来越近了,两位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来吧,多来几个给我们这些老骨头陪葬吧,肮脏的怪物们!

     “趴下!!!”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有人突然从背后仍来了什么东西,随着玻璃瓶的炸裂声,后面的亡灵们惨嚎一声,被烧灼的治愈力量崩飞。

     “什么.....”两位老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身影从他们背后冲出,一手持剑,另一只手张开,一个白色的小方块浮现在他的手里——

     “backpack!”随后是几个红色的烧灼的方块弹出,在空中闪亮,再然后,就是一声惊天的爆响:“轰隆!”

     “拿着这个!直接从桥上冲过去!”那个人塞给两个老人一人一个墨绿色的漂浮珍珠,然后回头对着被爆炸惊动望向这边的一群末影人就是一眼!

     “呼唔!!!!!!!!!!”所有末影人全部被惊动了,张口发出了惊怒的尖叫,伴随着令人耳鸣的精神干扰,瞬间脱离了残破的木桥,从撤离的妇孺旁边离开,瞬移而来。

     “噗呲!”那人一剑插进了没被治疗药水影响到的蜘蛛嘴里,伤痕累累的铁剑咔嚓一声变成了碎屑,那人转向手持青色长剑的老人,村长只来得及看清他黑发的年轻面容,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老人家,这个借我用一下,然后用珍珠飞到桥上帮助你们的人逃走!”

     “孩子!等等!”少年接过钻石剑,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怪物群中,后面还跟着一大片狂躁的末影人。

     “先走再说!相信他!你看到了,那个空间!他是被选择者之一!”拿着铁锤的老人一咬牙,拉着村长瞬间移动,到了紧急撤离桥上。而那边,少年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带着一群死亡生物和怪物飞速狂奔!

     “咔嚓咔嚓!”他在烧毁的村庄中狂奔,后面烧毁的房子在他的刻意一剑中纷纷倒塌,压倒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怪物,但是身手灵活的蜘蛛和末影人还是不受干扰,飞速地追逐着,后面没有被压倒的骷髅亡灵拉弓射箭,一根根箭失掠过少年的头顶,少年头也不回,紧盯着前方,他们追不了太远,过了那片橡木林,就能撑到太阳升起了!

     “嗖!”一根箭射入了粗壮的橡木树干之中,但是少年的身影已经窜入了树林之中,不少飞扑过来的蜘蛛也被卡在外面,或者一头撞到了树上,晕头转向,亡灵们的追击失败了,他们望着逃得过于遥远的少年,呆在原地失去了追击的意志,而循着本能开始晃晃悠悠地走向已经没有人的烧灼村庄。

     少年在茂密的橡木林中穿梭,后面的末影人开始失去视野,逐渐瞬移错了方向,前面很快就能穿出去了!刚这么想着,前面突然传来了苦力怕熟悉的嘶嘶声,随后眼前遮挡了视线的树木轰然炸开,一个身影也被推飞过来,落到了少年的怀中。

     “咕咚!”少年和那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那个身着绿色兜帽的娇小身影背后一片血肉模糊,已经失去了意识,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耽误,背后马上就要跟丢的末影人们全部追了过来,随着紫色雪花的飘荡和瞬移声,他们两个被围了起来,在前方已经开始升起的太阳前面,被阻拦了下来!

     “........”很明显跑不了了,少年扶起怀中的人,这个家伙算是给他惹了个大乱子啊,但是,等等?这是!?

     一个有着红色头发的女孩子,绿色的兜帽,如果再加上一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的话.......她难道是!?

     “切,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啊,种族集体‘异变’之后的幸存者。”少年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在伤口上洒下治疗药水,这是最后一瓶药水了,背包空间中的东西也都在之前接近和刚才用的差不多了,好在借来的钻石剑还在。

     “如果我被这些家伙打倒,那么他们的仇恨就会转移到这个昏迷的家伙身上啊....得在这里把他们都灭了”少年抹了抹脸上的灰,之前拉着好几百只怪物死命逃,灰头土脸的,自己这脸蛋还是有点看头的,要注意清洁啊,咔咔。

     “嗷啊!”一直按捺不住的末影人张开大嘴,失去理智的紫色眼睛闪着混乱的色彩,它嗖的一下瞬移过来,细长能抡断树枝的手对着少年的头就抡了过去!

     “没人告诉你,和不好对付的家伙打不能随便先手吗?”破空声响起,末影人抡空了,少年的声音从它的背后传来,下一刻,青色长剑贯穿了它的头颅,末影人发出一声惨叫,眼中迷乱的雪花炸裂,化为飞烟消散了,一颗珍珠轻轻落下,被少年一把抄起。

     “嗖!”所有的末影人一瞬间全部发动了攻击,同伴的死去让化为黑暗的它们也感觉到了危险,一圈黑影瞬间包围住了少年和地上的人,乌黑细长的手臂遮住了上面,带着无法躲避的密集砸了下来。

     “发动!”少年将珍珠塞入地上躺着的人手中,用自己的手握着对方的手狠狠敲了一下珍珠,然后对着外面丢了过去,随后往上就是一剑!

     “嗖!咔嚓!”两声同时响起,地上躺着的少女被传送出了橡木林,几条漆黑的胳膊飞上了天空,随后随着一声闷响,一只末影人被踹出了包围圈,少年趁机翻滚出来,落地的同时钻石剑往后面一带,削飞了那只末影人的头颅。

     “人品啊。”又是一颗珍珠掉落,少年盯着剩下的七八只末影人,其中的三只被自己削掉了胳膊,正在痛苦地四处胡乱瞬移,再加上很快太阳就要完全升起了,他们应该会返回末影大陆,但是剩下的四只并没有影响,两只已经不见了,目标是自己的背后!

     前狼后虎!少年当机立断,往上甩出珍珠,打中了上面那颗巨大橡木树的一根树枝,消失的一瞬间,脑后强力打击带来的冷风划过头顶,两只瞬移偷袭的末影人打空了,而地上的两只也有一只瞬移攻击,另外一只选择了冲过来,三个硬直,一个失去位置!

     “就是你了!”被黑暗感染的末影人不能掌握瞬移到空中的技巧,现在跳杀是最正确的选择!整个人倒立着,狠狠蹬了一脚树枝,虽然要冒点险,但是三只硬直可是个机会!俯冲!目标一刀三个!

     “铮!!!”钻石剑在空中划出了刁钻的角度,两只末影人的脑袋应声飞去,但是另外一只只划过了头皮,吃痛的末影人狠狠一口咬住了落下的少年的肩膀,顿时鲜血四溅,另外一只跟过来的抬起手就是一下,重重击中了少年的腹部,也将少年的肩膀从末影人的嘴中强行扯开,带起一片血光,少年痛哼一声,撞在身后的大树上,握剑的肩膀鲜血淋漓,右手里已经没了武器。

     “呜嗷嗷嗷嗷......”没有被攻击过的那只末影人瞬移而来,狂怒的它只注意到了少年原先的那只手里没了武器,就像看到了猎物破绽的野兽一般扑了过来。

     “咔嚓!”钻石剑贯穿了它的头颅,在空中被咬住的时候,少年就松开了武器,将它换到了左手,成功维持住了进攻能力,但是正因为是左手握剑,勉强贯穿它的头颅之后,没法立马把剑拔出来,而它消失是需要点时间的!

     “咔啊!!!”最后的那只末影人冲了过来,抡起了能轻松打穿木质墙壁的铁臂,少年一咬牙,举起左手要硬抗这一击!就算手会断掉,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我说啊,一个人冲过亡灵群,还单挑这么多冒险者杀手,你是疯了?”一个轻灵的女声响起,一只利箭准确无比地从侧面飞向末影人,它嗖的一声瞬移避开了。

     “后面么。”纤细的手臂带着完全不符合其外表的迅速,摸出铁剑对着后面就是一剑,瞬移到弓箭手后面的受伤末影人肚子一下就被贯穿,那把剑上幽幽的蓝紫色光芒带着斩开敌人的力量,随后握着它的主人轻轻一转,末影人就被重重摔在地上,那个声音的主人也借此落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她看了看外面已经安全了的红发女孩,和靠在树上狼狈不堪的黑发少年,带着愤怒爆发了:“史蒂夫,下次再这么冒险,我就把你穿成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