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皇家纹章(上)
    德拉克城堡被袭击的事情很快传遍了人族领地,而随着这件事情传遍的还有一位人族被选择者击退强敌的小道消息,虽然德拉克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其他的人族势力已经在排查了,每一位被选择者都有着在中央王城的记录,在部分被选择者分散于其他势力的情况下,查出谁出手击退了苦力怕族的被选择者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那也都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在此之前,德拉克城堡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修复计划,各方的防护也在加强,毕竟领主受伤这种大事,要认真对待。

     “哎,问遍了城里暂住的其他苦力怕族幸存者,他们都不知道这位被选择者是谁,也没办法,毕竟不是人族的被选择者,再加上两年的混乱,很多情报都失去了。”在被炸毁的三楼房间,德拉克挂着绷带,坐在椅子上喝咖啡。

     “那也不至于吧,被选择者,在族里会这么不知名?”史蒂夫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怀疑道。

     “NONONO,据说苦力怕皇族选择的传承者得到了升华的力量后相貌会改变,而之前苦力怕族的尚且在记载的三位被选择者都没有明确从灾变中幸存下来的消息,所以,不能确定是哪一位。”

     “单纯是被选择者的层次,升华后就能和大叔你抗衡了!?那我怎么不行。”

     “噗,你小子,当然没那么简单,这么厉害的爆破,恐怕是皇族血脉加上被选择者的天赋,而且你也知道,人族没有其他种族的特殊天赋,我们也只有创造性占一些优势,据说洪荒时期第一个研制出了工具的家族就是我们人族的。”

     “那么果然,我们没有异变是因为没有天赋能力吗?苦力怕族的爆破天赋让他们堕化成自爆的怪物,僵尸族的防御天赋让他们成为了肉盾一样的军团,骷髅族的话,超远距离的洞察和狙击能力吗?”史蒂夫不是第一次想这些问题了,很多时候他都在想,为什么只有人族从灾变中幸存了?

     “难说啊.....我们人族一开始真的很倒霉,没有能力在上古被各种欺负,那个传说中第一个研制出了工作台的家族,就是某种意义上我们人类的救星。”德拉克挂着绷带不忘拿起镜子,看看自己威猛的金发。

     “工作台家族,是吧,他们用这个被称作一切起始的工作台作为名字,后来随着历史延伸,他们就逐渐分流到了人族中,再也没有了踪迹。”史蒂夫往后一仰,枕着自己的后脑勺:“该死啊,那个苦力怕族的丫头带走了炸弹之后就没见到了,虽然说是当时情况紧急,但是这样一来好不容易找的线索就又断了。”

     德拉克看着史蒂夫苦恼的样子,放下镜子:“严格来说,我这里有个不算线索的线索。”

     “哎!?那你怎么不早说!”听到这句话,史蒂夫从沙发上猛地弹了起来,“我旅行的目的。大叔你早就知道啊!”

     “不不不,你先坐下,也是在这次事件之后,我才这么猜测的。”德拉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新王不是很得民心,虽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解密了王者权杖,但是他不敢让其他领主回归王城,而是将我们离开的空缺用他自己的人堵上了,这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随着他对一般民众越来越淡薄的行为,也该做点什么了。”德拉克抬起头,又仿佛变成了一头金色的狮子:“史蒂夫,我现在要拜托你的事情很困难,但是如果你接下来,或许能查到你想要的线索,但是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我也不会强求,但是如果你去的话,我也会全力协助你们。”

     “那就只能接了啊。”史蒂夫直起身子,伸展了一下手掌,握了握拳头。

     “我也猜到你大概不会退缩吧。”德拉克赞赏地看着史蒂夫:“那天出现的黑魔法师,恐怕也是我们不知道的暗中势力,现在大陆上多股势力都在浮浮沉沉,暗中进行着自己的计划,新王恐怕也是如此,这片土地,竟然开始衍生更多的野心了啊。”

     “明明我们正在灾难中,明明只是暂时能够姑且防御,就想着重新将这里搞乱,或者,据为己有啊,我们的第一目的是先要能阻止王城的王者权杖!史蒂夫!那是工作台家族给予初代王的证明,有着集合他们智慧精华的各种力量,也是人族的能力所指,要想抗衡王者权杖,就得收集当初人族王城建立时候簇拥王者的家族的力量!”德拉克珍而重之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流光溢彩的书,棕色的书皮闪烁着金色光芒,封面上一面黄金狮子盾的文章格外威武:“这就是我们家族的皇家纹章——守护的黄金狮子,王城的秩序与咬杀敌人的盾牌!”

     “这是金色附魔?!”史蒂夫这下可是被震惊到了,金色附魔是比高级矿物更加稀少的东西,不如说每一本都不会用来附魔,因为它们通常用来承载重要的教义,或者大陆所有种族之前的誓约,那是几乎无法被摧毁的附魔,而且目前只在附魔书的尝试中成功过!

     “没错,这里继承的是初代们的意志,家族们围绕着王者在大陆中心建立那永不腐朽的人族之城之时,它们和王者权杖从那时一起见证着人族历史的起始!哪怕家族所有的生命都要被毁灭,我们也绝对会保护自己的纹章!那是我们家族守护人类的永恒指导!”德拉克目光中爆发出无比的自豪,但是很快就黯淡了下来:“但是,为什么那种家伙会掌握王者权杖,他到底是怎样得到权杖的认可的?老王殿下,真的就那么平静的病死了?这些年,我们心中都一直有着这样的疑问,但是王者权杖的代表性一出,单个的纹章根本难以撼动,史蒂夫。”德拉克站起来,走到史蒂夫面前,重重按着他的肩膀。

     “我们不能让无辜而忠勇的战士们自相残杀,所以只有收集齐全部的皇家纹章我们才能兵不血刃地去对峙新王那家伙!之前那次战斗过后,我总有种必须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办的感觉,你能帮助我们吗?”

     “那当然了!大叔!”史蒂夫起身,和德拉克重重对碰了一下拳头,“这件事情就交给处理了!我一定把关于纹章的事情都办好!”